阳逻信息网

    联系方式:

  • QQ:3498067
  • 打造阳逻网上家园!
搜索
  • 阳逻建站
  • 阳逻建站

猜你喜欢

这篇文单不错哦,
扫描到手机观看!

查看: 94897|回复: 1

新洲第一烂尾楼:昆虫大楼

[复制链接]

15

主题

29

帖子

9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9
发表于 2017-5-17 17: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加入阳逻信息网,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阳逻开发区管委会大楼是新洲的重要标志,开发区也是当前和今后的建设重点、希望所在。然而开发区十八楼后有一个所谓“昆虫大楼”的烂尾楼,损害了新洲的管理形象、经济形象。

新洲第一烂尾楼,祸起武汉昊田公司。华农昆虫研究所及其负责人,则推波助澜于后。

在武汉昊田及冯国安炮制的一系列引资欺诈案中,作为“受害者”之一的华中农业大学昆虫资源研究所及其负责人,到底在该公司获取批复和立项的一系列操作过程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它们又是如何被巧妙利用?

综观全事件,它对高校“科技成果转让”过程中的私下操作现状,提供了一个深刻的反思蓝本。

大楼南端高耸的脚手架,早已锈迹斑驳。它的影子投到施工区四处散放的钢筋、水泥和砖块上,显得夸张而诡异,宛如这栋大楼当前的命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

主题

29

帖子

9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9
 楼主| 发表于 2017-5-17 17:44 | 显示全部楼层

核心提示

  被阳逻开发区作为龙头企业引进的高科技公司,依靠三家建筑商垫资3000多万元,在33亩土地上建起了21层高的新洲第一高楼。当大楼接近封顶时,建筑商通过法院讨要工程款才发现,该公司当初工商注册时提供的2000万元验资报告,竟然是假的。

  新洲第一烂尾楼,祸起武汉昊田公司。华农昆虫研究所及其负责人,则推波助澜于后。

  在武汉昊田及冯国安炮制的一系列引资欺诈案中,作为“受害者”之一的华中农业大学昆虫资源研究所及其负责人,到底在该公司获取批复和立项的一系列操作过程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它们又是如何被巧妙利用?

  综观全事件,它对高校“科技成果转让”过程中的私下操作现状,提供了一个深刻的反思蓝本。

  “空手套白狼”骗术揭秘

  2004年,冯国安向阳逻招商办声称“公司属高新企业”,并在书面协议中承诺:从2005年开始,以每年投资两千万以上的速度,在阳逻建产值过亿企业,到2006年可提供税收1750万……

  以不足100万的金额取得近35亩土地之后,武汉昊田对外宣称要公开招标盖两栋大楼,造价过亿。经过层层筛选,最后有3家公司入“套”。

  楼房施工开始,武汉昊田向新洲生鑫建筑公司、中天六建、湖北山河建设公司分别收取40万元、500万元、80万元质保金。

  在此期间,武汉昊天完成了它在阳逻“做大自己”的关键一步,将公司注册地从洪山区迁至阳逻,并在新洲工商分局办理注册变更手续,注册资本由500万猛增到2000万。

  2005年10月,新洲区法院在对武汉昊田注册资金进行调查时发现,武汉昊田所提供的银行现金账单和银行印章均系伪造,而该公司的所谓银行账户,实质上“并不存在”。

  警方的调查更令人愕然:武汉昊田当初用于注册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的“验资报告”亦属伪造,即:为达到注册目的,冯国安提供了2000万虚假注册资金财务报告。

  大楼南端高耸的脚手架,早已锈迹斑驳。它的影子投到施工区四处散放的钢筋、水泥和砖块上,显得夸张而诡异,宛如这栋大楼当前的命运。

  4月19日上午,武汉市新洲区阳逻开发区余泊东路,这栋已停工一年多的21层“昆虫科技综合楼”,默默矗立在阳光中。

  工地上,一位浙江籍的过姓留守老人神情沮丧:“项目经理前天刚来过电话,说现在是个烂摊子,只能坚守阵地讨工程款。”他不知何时才是尽头。

  与守场老人一样,阳逻经济开发区常务副主任桂新民也是一筹莫展,作为当初引进该大楼项目的负责人,他做梦都没料到会出现当前的局面。

  “我们被骗了,一直都以为是华中农业大学投资的项目,没想到这样复杂。”

  4月19日中午,在开发区行政大楼402室内,桂新民一脸愁容,他迭声对记者说:“如果不是华中农业大学昆虫研究所介入,开发区根本不可能考虑武汉昊田公司。如果当初能把华农和武汉昊田的关系了解清楚,就不会制造出这栋烂尾楼。”

  可惜,没有如果,只有矗立在阳逻开发区行政办公楼旁这栋扎眼的烂尾楼,以及由此引发的数千万工程债务纠纷。

  “空手道” 财技

  武汉昊田曾在阳逻经济开发区名噪一时,它的“空手道” 财技之登峰造极程度,令所有同类案件黯然失色。

  4月7日下午,集董事长、总经理、法人于一身的武汉昊田生物技术产业有限公司(下简称武汉昊田)负责人冯国安,在洪山区被布控已久的珞南派出所民警抓获。由此,他4年来高举“生物科技”开发名头修建“昆虫科技综合楼”的骗局,开始呈现于公众视野。

  桂新民介绍,早在2004年,冯国安向阳逻招商办声称:“公司主营昆虫生物工程蝇的养殖以及昆虫类制品的转让和技术服务等,属高新企业。”冯在书面协议中承诺:从2005年开始,以每年投资两千万以上的速度,在阳逻建产值过亿元的企业,到2006年可提供税收1750万……

  对此,阳逻开发区深信不疑。《新洲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纲要》中称:“武汉昊田以生物制造为产业发展方向,到2010年,预计实现增加值1.5亿元以上。”

  理所当然,完成这块巨大“馅饼”落户阳逻的第一步,就是:征地建办公楼及员工宿舍。

  随后,新洲区国土、规划部门“为降低企业进入成本”,一路绿灯,将距阳逻开发区办公楼仅150米远的3万多平方米土地的使用权,低价转让给武汉昊田。这块地近35亩,转让价2500元/亩,总金额不足100万,远远低于当时的市价。“这个价格实际上就叫送了。”桂新民向记者坦承。

  土地得手之后,武汉昊田对外宣称要公开招标盖两栋大楼,一栋为“昆虫科技综合楼”,高22层;一栋为员工宿舍,高6层。两楼造价过亿,武汉各建筑商一时闻风而动。经过层层筛选,最后有3家公司入“套”。

  记者查证,2004年10月,新洲生鑫建筑公司在交付40万质保金后进入职工宿舍楼施工。2005年7月,中天六建在交500万元质保金后开始修建“昆虫科技综合楼”,该楼建筑面积35000平方米,合同造价4000万,竣工日期为2006年7月8日,工期一年。与此同时,湖北山河建设公司开始为该楼水、电、空调等施工,工程总造价2000万,以实际结算为准。无独有偶,山河公司也交了80万质保金。

  而在此期间,武汉昊田完成了它在阳逻“做大自己”的关键一役——将公司注册地从洪山区迁至阳逻,并在新洲工商分局办理注册变更手续,注册资本由500万猛增到2000万。有人士评价说:“这也是阳逻和建筑商敢与之合作的又一个基础。”

  然而,武汉昊田在坐收3家建筑商600多万元质保金后,却在工程合同到期后大量拖欠工程款:欠新洲生鑫500多万、中天六建近3000万、湖北山河300余万。就此,新洲生鑫公司率先发难。2005年9月初,该公司向新洲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武汉昊田支付拖欠工程款。当年10月,新洲区法院在对武汉昊田注册资金进行调查时发现,武汉昊田所提供的银行现金账单和银行印章均系伪造,而该公司的所谓银行账户,实际上“并不存在”。

  警方的调查更令人愕然:武汉昊田当初用于注册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的“验资报告”亦属伪造,即:为达到注册目的,冯国安提供了2000万虚假注册资金财务报告。所有证据显示,武汉昊田凭借虚假验资报告等手续,骗过工商部门重新注册了昊田公司,冯国安涉嫌“虚报注册资金罪”。

  据《长江商报》调查,武汉昊田最终功亏一篑,离不开建筑商讨要工钱这一“偶然事件”。

  中天集团办主任方兴华向记者感叹:“幸亏在做到21层时公司决定停工,否则在生鑫公司告到法院之前的3个月,如大楼如期封顶,昊田公司就可把大楼通过向银行抵押的形式贷款,也可依照武汉‘封顶即可出售’的规定公开售楼,那样冯国安的空手套白狼就可大功告成。”

  事实上,冯国安的“空手道”骗术其实并不高明,在上世纪90年代就已被屡屡识破。当新洲警方将一系列查处结果,以无可争辩的事实呈现于阳逻开发区领导案头时,他们才恍然大悟:原来,武汉昊田是借助华中农大昆虫研究所和相关教授的名份在行骗。

  知情者说,武汉昊田和冯国安的高明之处在于,“找到了华中农业大学昆虫研究所及其教授‘垫庄护驾’,所以一路通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阳逻网
阳逻网
阳逻网